小海胆功劳大
安德鲁•帕维斯(Andrew Purves)正在散播海胆。他是夏威夷州土地和自然资源部的潜水员,与担任珊瑚礁环境生态重建的乔诺•布洛杰特(Jono Blodgett) 一起乘着摩托艇出海,他穿着连身的紧身潜水衣和潜水蛙鞋,带着一个白色的塑料托盘潜入海底。宝石般大小的多刺红海胆漂落在卡内奥赫湾(Kane'ohe bay)的第29号礁石,彷佛像樱花飘落在城市的人行道。帕维斯戴着手套将紧抱住托盘的海胆平均的散播在珊瑚礁上,约每平方公尺两个的密度,不久之后,珊瑚礁点缀着六千个全新的夏威夷白棘三列海胆。它们的使命是:吃。

饥饿的海胆是正在进行中的欧胡岛迎风海岸卡内奥赫湾恢复工程的第二阶段。这个岛上最大的海湾曾拥有数十个夏威夷古代鱼塘,以及健康、充满活力的珊瑚礁生态系统。然而,就像欧胡岛其他的珊瑚礁,在20世纪因为污染和过度捕捞而被破坏。1970年代,夏威夷大学的水产养殖实验出了一个可怕的错误:研究人员引进三种外来海藻: 长心卡帕藻、异枝卡帕藻和齿形麒麟菜,以取其卡拉胶,作为冰淇淋、果冻等的滑润剂。但是海藻的生长不像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一样快,不足以供应市场,因此该项目被放弃。但是它增长的速度却足以破坏卡内奥赫湾的岸礁和五十四个块礁。更糟的是,没有什么能够吃它,使得海藻进一步扩散,侵蚀原生的珊瑚礁、破坏本土物种的栖息地,让曾经充满活力珊瑚礁的卡内奥赫湾成为海藻荒地。

现在,透过科学技术和很多团队的努力下,缓慢地恢复珊瑚礁生态。第一步,便是清除令人窒息的海藻,布洛杰特、帕维斯等人使用昵称为“超级吸尘器” 的真空吸尘器,每小时从礁石吸除大约一千磅的藻类,这是由DLNR、UH和大自然保护协会于2005年合作开发的机器,由州政府负责维护。清除海藻后的珊瑚群开始慢慢恢复、生长出新的细长枝芽。到了2013年,超级吸尘器清除了约95,000磅的藻类。到目前为止,他们已清除五处块礁和岸礁的一部分,总计超过125,000平方米。他们将藻类捐赠给六家磨坊作为肥料。布洛杰特说:「这些海藻虽不利于海洋,在陆地上却是好东西。」帕维斯也表示:「这是一项“乏味”的工作,却很有意义。」

但这只是成功的一半。藻类吸除后仍然会再长出来,除非有东西吃掉它,这就是海胆进驻的原因,夏威夷白棘三列海胆最适合这项工作:它们原产于夏威夷,而且不吃珊瑚,也不会像草食性鱼类到处迁移,它们留在原地,且只有少数的天敌。最重要的是,它们喜欢吃这外来种的海藻,并且可以挤进珊瑚缝里吃海藻。

很显然的,海胆是解决此方案的要角,但唯一的问题是卡内奥赫湾没有海胆。

在距离海湾十五英里的沙岛上,有座阿努耶努耶渔业研究中心,这里是著名的海胆孵化场,这是一栋以白色波浪塑料板搭盖成的温室建筑,内设有风箱,戴维•科恩(David Cohen)正在作例行的晨间巡视,检查海胆养殖池、擦洗水中的PVC管。很多人认为海胆(当地称之为“瓦讷”)是多刺、危险的生物,尤其是浮潜时最好避开它。但是科恩认为它们是他的“宝贝”;他就是这样称呼它们。他从海胆浮游幼生苗开始繁殖、喂养、照顾,直到送往卡内奥赫湾为止。

这个孵化场是养殖业的巨擎,虽然科恩谦虚的表示:「没有前辈的经验和身边每一个人的帮助,我是无法做到的。」他是这里众所周知的海胆人,讽刺的是,科恩说,他从事养殖业28年,但是来中心之前从来没有养殖过海胆,他曾在布鲁克林养殖蛤、牡蛎、虾、扇贝,在成为海胆人之前,他在欧胡岛养殖热带鱼出口到内地。

2009年,包括DLNR、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和UH等集团,积极的消除外来藻类,超级吸尘器团队也已展开工作。「超级吸尘器加上海胆,是目前我们认为可以预防这些藻类蔓延,并保存海湾内珊瑚礁的方法。」大自然保护协会的海洋科学主任艾瑞克•康克林(Eric Conklin)指出。但如何在海藻重新长出之前,获得足够的海胆去歼灭残留的海藻?

UH的研究人员也曾试图在实验室中养殖海胆,但事实证明,养殖海胆需要更大和更复杂的系统,这便是科恩得搞定的事。目前在澳大利亚和冲绳已有大规模的海胆育苗场,科恩虽然从澳大利亚得到一些帮助,但在摸索的过程中,他创造出自己的方法。2009年,当科恩开始进入中心工作,温室地板上排列着曾经养殖鲶鱼和MOI(当地的食用鱼)的8个空槽。一年之中,科恩增加了6个新养殖槽和20多位工作团员。UH海洋计划主任辛西亚•杭特(Cynthia Hunter)说:「从设置开始到完成这个工作,科恩展现出惊人的能力。」

四人组成的海胆团队开始在欧胡岛南岸采取30个成熟的海胆,24小时后,团队将用烧杯计算幼虫,这是很不容易的任务,它们看起来像一团浮游生物。随后工作人员将近百万的受精卵转移到温室内(室温约120度)的特殊孵化筒培育,23天后幼虫可送入主孵化区,海胆在四个月大时送往海湾。

科恩形容他在孵化场的第一个月是“怪异、漫长的一年”,他首先要面对的难关就是得兼顾幼虫养殖和饵料的培养,然而,2010年8月他第一次成功的培育出幼苗,绝大部分幼苗成活转移到更大的沉淀池发育。 2011年1月已有5千多颗运到海湾放流,到2013年底增加至15万颗,希望2014年中期可达20万颗、2015年底可达每年25万颗,科恩说下一个目标是翻一倍。

科恩将这些数字详细记录在他孵化场外的办公室内,墙上挂着他妻子做给他的标语“海胆拥抱者”。(他还有一个“我爱海胆”标签和“海胆市市长”的T恤。)他记录这些数字因为这是他的工作,也因为他为之感到骄傲。大约四年的时间,科恩的孵化场大幅成长,生产比以往更多的海胆。

珊瑚礁清空后,需在一至两个月内部署海胆去吃掉碎屑,否则过多的藻类将再长回来。这项工作到目前为止进行得很好:海藻的覆盖率已从80%到90%降低到3%至5%了。但每一个珊瑚礁都需要大量的海胆。「我们现在清理中的最大一个珊瑚礁是三万平方米,需要六万颗海胆。」布洛杰特说。

卡内奥赫湾的珊瑚礁是否能再次蓬勃成长?外来藻类是不是唯一的问题?这些现在都尚无定论,但研究人员发现海湾的珊瑚已重新生长了,这是珊瑚康复的第一步。专家也密切注意放流的海胆是否会影响其他物种。现在,放流的海胆欣欣向荣,尽管它们不是自然繁殖-科恩认为它们缺少化学线索去诱发产卵-但至少它们像小园丁除草般保持珊瑚礁干净。科恩估计,如果每年放流25万颗海胆,将需要八至十年的时间才能有足够的海胆,要清除海湾的入侵海藻,大约需250万颗海胆。

「我们尽量不看整头大象」科恩笑着说。他是认真的,但是这位海胆人也相信,他做得到。